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马顺隆(前左起)、王定昌、哈茜达、张初忠及仙德拉纳甘装上矫形器或义肢,欣喜万分,后排左起是该会理事余益荣、何永发、洪明福、蔡瑞豪、拿督斯里R阿鲁纳薩兰、许迪焜及谢宝珍。
马顺隆(前左起)、王定昌、哈茜达、张初忠及仙德拉纳甘装上矫形器或义肢,欣喜万分,后排左起是该会理事余益荣、何永发、洪明福、蔡瑞豪、拿督斯里R阿鲁纳薩兰、许迪焜及谢宝珍。

(大山脚28日讯)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拨出近4万令吉量身定制矫形器及义肢,协助5名先天残疾及截肢的贫困人士站起来,重拾生活希望。

5名受惠者包括3名成人及2名小孩今日在该会位于百利镇的会所,在家人的陪同下欣喜地装上义肢或矫形器。

蔡瑞豪:耗资逾3万定制

该会主席蔡瑞豪说,这次捐出了3副矫形器和2副义肢,都是量身定做,所以每一副的价钱都不一样,5副总额3万9314令吉68仙。

“受惠者都是来自贫困家庭,没有能力购买矫形器及义肢,本会善用各地善心人士及热心商家平日随缘捐助的善款,发放来援助5人,好让他们尽快重返校园及职场。”

- Advertisement -

他呼吁身边若有贫困家庭成员需要义肢抑或矫形器,可联络该会热线(016-4192192)。若想更了解该会操作,可浏览脸书专页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 –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

天生双腿末端残缺   女童靠矫形器行走

10岁的印裔女童哈茜达出世就被确诊脊柱裂,导致双腿末端残缺,7岁开始穿戴膝盖及足踝矫形器才能够行走,并预防及矫正肢体的畸形。

哈茜达装上矫形器后,迫不及待尝试步行。
哈茜达装上矫形器后,迫不及待尝试步行。

她在去年进行第一次矫形手术,第二次手术则需在12岁前进行。

哈茜达目前穿戴的膝盖及足踝矫形器已有3年,随着年龄增长,必须更换一副以应对发育,倘若穿戴不当,就不能够起到应有作用,甚至还有可能起反作用。

其矫形器从膝盖延生至足踝,作用是控制踝关节运动,若没有矫形器,就必须以轮椅代步。

该会捐出一副价值2256令吉的膝、踝双边矫形器给她。

来自北海双溪浮油的她是家中独女,父亲(40岁)是工厂技术人员,母亲(36岁)则是家庭主妇,哈茜达目前就读小学四年级,因行动不便,校方体贴安排在底层课室上课。

医生建议脑瘫童   穿戴盆骨支撑器

9岁印裔男童仙德拉纳甘出世就被诊断患脑瘫(痉挛性四肢瘫痪),病症包括交叉步态、双足内翻、无法言语及站立。

2012年,男童在该会援助下飞往印度进行双脚及盆骨矫正手术,经过两个阶段的手术,他不再依偎父亲怀中,双手能握住助行器,一步步行走,术后也能到特殊学校上课,并能坐在特制椅上自己进食。

如今他已9岁,医生建议穿戴盆骨支撑器,以应对接下来的发育阶段,让他能挺直着身子走路。

该会捐出一副价值4346令吉的盆骨支撑器给男童。

来自双溪大年的男童父亲(46岁)是工厂技术人员,母亲(41岁)是幼儿园老师,尚有一名哥哥。

张初忠戴矫形器养家

46岁的张初忠在两岁时因发烧延误治疗,而患上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无法行走,他在13岁开始穿戴矫形器以协助行动,自穿戴矫形器后,他无需再持拐杖,能够自力更生,娶妻生子。

来自南美园的张氏是家中的经济支柱,靠打金养家糊口,如今他与妻子育有4名年龄介于3岁至14岁的孩子。

从13岁至今,他已更换多副矫形器,之前穿戴的矫形器经破损,没有多余的钱更换,只好持回拐杖步行,导致工作上出现种种不便。

张氏如今获得该会捐出一副1万2020令吉的膝盖、脚踝及足部矫形器,装上矫形器后,他将继续工作,不过不是重返打金行业,他希望能寻找一份薪金较为稳定的工作,继续撑起整个家计。

王定昌戴义肢照顾妻

52岁的王定昌早前是一名销售员,9年前不慎跌倒伤及眼部神经后双目失明,治疗时被诊断出患糖尿病、高血压及肾脏衰竭。

他每星期需洗肾3次及清洗脚部伤口,但后来因脚趾受细菌感染而截脚趾,在2016年细菌蔓延至右大腿,唯有将右腿截除掉。

其妻子年前意外导致右手惯性脱臼,经常四肢无力。两人无法工作,仅靠福利金及早期获得的善款来缴付洗肾费、医药费及日常开销,简衣缩食的撑过每一天。

该会为王氏量身定做一副9248令吉50仙的右脚义肢。

来自双溪大年的他装上义肢后,希望能行动自如,好让他能继续照顾躺卧床上的妻子。

马顺隆盼重入职场

57岁的马顺隆早年当罗里司机20年,后来到寿板店工作,5年前患上糖尿病,2014年在家中砸伤左脚趾,因照顾不当,导致脚趾细菌感染而被逼截除左脚趾,后来又因细菌感染,在2015年10月左脚被截肢。

马顺隆因患有糖尿病,双脚细菌感染被迫截肢,如今装上义肢后能够重新站起来。
马顺隆因患有糖尿病,双脚细菌感染被迫截肢,如今装上义肢后能够重新站起来。

他也被诊断出心脏阻塞、胆生石及两个肾脏也开始出问题。

- Advertisement -

患有糖尿病的他,因工作关系及没照顾饮食,右脚也在2016年7月被截肢。失去双脚后,他已无法工作,但幸好有一位好友照顾起居饮食。

来自高渊的他与已故妻子育有3名孩子,妻子在46岁时因器官生石入院治疗,岂料10天后撒手人寰,接着一名儿子也在15岁那年逝世。两个至亲接连离世让他大受打击,其余两名孩子已各有家室。

马氏获得该会捐出1万1444令吉18仙的义肢(双脚),他希望能重新踏入职场,做一份适合的工作,减轻友人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