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示意图

报道/摄影:康灯海

对执政党也不满,反对党和第三势力也照骂不误,到底人民要什么?

大马变天一周年,网上涌现许多不同立场的批判声,此起彼落的批判声浪,不只骂执政者,也揶揄批评政府的一方。

例如,针对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前实施的黑校鞋白校鞋措施,马华领导人魏家祥及非政府组织指部长本末倒置,应往大方向纠正教育固打制,但却也有其它网民反击:为何在国阵时期,却噤若寒蝉?总之,变天之后,人民的不满似乎愈来愈多,他们不只骂执政党,也骂反对党。人民到底不满什么,想要什么?希望做出什么改变?

《光华日报》摘录在野党及各阶层网民对希盟的网上短评,邀请时评人拿督谢诗坚及黄子豪作出分析和点评。

- Advertisement -

黄子豪:不管在朝或在野 人民表达不满是好事

时评人黄子豪受访时认为,民主社会,人民有权利表达不满,不管是针对执政党或在野党,这是正常的,也是一件好事。

他说,政治人物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才是公民社会的制衡。

黄子豪说,选民表达他们的不满,对希盟政府反而是一件好事。“选民的不满,是一面镜子,可让希盟从中借镜,作出改善。反观,被批判的在野党,他们也应该正视过去所犯的错。”

对选民对执政党不满,他说,希盟缺乏诚信,没有履行竞选宣言,因而遭来各方批判。

他说,没有履行竞选宣言,可以分成2个部分。第一,一些竞选宣言,其实是可以做到的。

“比如,针对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前该不该身兼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校董会主席,一些人质疑希盟部长违反了大选宣言的承诺,其实这个东西可以简单做到,因为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校董会主席这个职位,并不需要负责该大学的任何财务规划,但希盟并没有好好去执行。”

“第二部分没有做到的竞选宣言,包括高教贷款,废除大道收费等等承诺。”

他指出,实际上,这些涉及几百亿令吉的承诺,它牵涉到一连串的天文数字财务规划,都不是短时期内可以做到的。但是一般选民不会这么想,他们认为,这个东西是你答应的,就必须做到!

他也说,选民发现,希盟政府依旧重蹈覆辙国政政府被诟病的一箩箩旧制度,比如大学固打制度,希盟并没有突破性的改变。

“马来西亚的整个经济,在希盟执政一年来并没有进展,也是人民对政府不满的一大因素。”

他直言,希盟没有办法做到的一些承诺,就该老老实实告诉选民“我们没有办法做到”,这或许会好一些。

换了位置面对选民 政府反对党不一样

黄子豪认为,政府面对选民,以及反对党面对选民,是不一样的。

“政府必须解决选民的问题,反对党只需要反映选民的问题。也就是说,原本是反对党的希盟,如今换了位置,变成了中央政府,就必须面对选民批判的压力,去解决老百姓所面对的问题。”

黄子豪认为,希盟执政一年来,一些东西做得不好,也有让人惊喜的地方。

“比如,希盟执政短短一年之内,大刀阔斧作出了一些体制改革,包括委任新总检察长、委任新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甚至包括选举委员会主席,这些都是突破性的进展。”

黄子豪总结,对选民来说,这个政府这届真的做不好,下一届就把它换掉。这就是民主精神。

“也因此,执政者必须打好精神,认认真真落实他们许下的承诺。”

谢诗坚:越了解政治生态 选民就会越感失望

时评人拿督谢诗坚一语道破说,选民愈了解我国政治生态,就会对当今政治感到失望,才因此对执政党也骂,对曾犯错的反对党也骂。

谢诗坚指出,希盟政权,依然包含着旧的政权的延续。希盟现在的领导人都是来自巫统,巫统思维依然在希盟继续发酵。

“例如,希盟最近把土著和非土著入公立大学预科班的人数增至4万人,招来批评声不断,因为这与巫统过去的90%对10%的比例没有两样。”

“所以,你不能期望现在的敦马,不是过去的敦马,现在的安华不是过去的安华,现在的慕尤丁不是过去的慕尤丁。”

“人毕竟是人,他们的思维可以作出调整,但无论是过去或现在的巫统领导人,他们一路来走,都是以种族及宗教作为出发点的大方向,是始终一贯,不会改变的。”

他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华裔选民都会从希望中陷入失望,骂执政党,也骂反对党。

希盟很多承诺无法兑现 愈多选民不满新政府

另一方面,谢诗坚说,希盟在未上台前,给予的承诺太多了,但很多承诺无法兑现,导致愈来愈多选民不满新政府。

他说,不管怎样,掌握实权的当权者,比起反对党,他们必须更虚心聆听各方声音来作出改善,提升老百姓生活。

他表示,人民希望,新政府接下来可以实行一个公平的政策,问题是执政不到几个月,希盟内政府又开了一个土著经济大会。虽然它是低调举行,可是在其它种族看来,新政府还是没有改变。

他也举例:在教育制度方面,今天人民看到的是,希盟依旧实施一样的固打制,土著学生拖欠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的处理方法,甚至比前朝来得更宽松,变成说人民如果冀望你来改变,冀望你带来公平施政,好像是不可能的东西。

- Advertisement -

“就是因为过去太过宽松了,变成新政府不得不萧规曹随。”

他说,希盟政府对槟州及雪州人民都提供比较好的福利,每年给一个小红包或大红包。可是人民拿久了以后,也会想、也会担心,新政府下来会不会继续给下去?如果继续给下去,政府一定要继续存一笔钱,而今新政府却一直在喊穷,钱又从哪里来?这就是它的矛盾所在,也造成许多网民愈来愈不相信政治,互相批判,对什么都不满,因为人民没有安全感。

他提醒,选民不满希盟政府,希盟支持率下跌,对希盟来说是一个警钟。“不管是希盟政府或巫统反对党,种族及宗教放在政治台上是不可取的。它将演变成民粹主义,分散选票,更分散各族之间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