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花雪月

干妈,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却有着一般的母爱,像亲人,像亲娘。我对于干妈生前的记忆还十分清晰,因为有所在乎、有所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总是让我怀念。

干妈虽然年迈了,却别有慧根,经常讲述人生之道。我特别喜欢跟她相处,聆听她说的大智慧,再回头细看一切烦恼,都只不过是少于一根毛的杂题,何足挂齿。

干妈在眼睛瞧不见时,都会紧握着我双手说:“阿强,人生最重要活得开开心心,不要去烦恼那么多,有机会出国就去走走,不然老了走不动,哪里都去不了。看看干妈都失明了,连窗外风景的都看不到了。”

无数次的探访我都热泪满盈,只是干妈瞧不见。我还能做的就是多陪伴她老人家。每次探访我都会带上话梅,那是她非常喜欢含在口中细嚼的食品。她总会给我尝几颗话梅,淡淡的话梅香,彼此闲话家常,小时候印记里的干妈就是这模样。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孩童时期,总会不知不觉抖腿,有次被干妈发现了,一掌拍下来,那时我愣了。我犹记得当时坐在电视机前看连续剧,口里还含着一颗嚼了半边的话梅,突然就吐了出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干妈第一次这么凶的对我训话,要我好好改掉坏习惯。那时我有点受惊,抚摸着因为被拍打而留下手掌印的大腿,有所反思。那次之后,每当抖腿时我很自然地想起干妈,也很自然地不抖了,久而久之,撇掉了坏习。当今回首,真要感谢我这位好干妈。

干妈嫁得好,不是因为她嫁得富有,而是嫁给了爱情。她一生中都过上平淡的日子,不过看似平淡亦不平凡,难得她的老伴在晚年还可以携着她的手一起共度余生。她和干爹一起六十载,能有多少人像她那般感恩知足,心灵上永远富足?

干妈在晚年得了重病就与世长辞。人生七十古来稀,她很幸运的熬过了83岁寿辰才离世。儿孙满堂的她,算是福气之人,子子孙孙围绕在她病床榻前把她逗乐。有时我想缅怀她老人家时,都会不由自主地细舔着话梅,一颗又一颗,直到话梅肉啃噬完毕,再把核心吐出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