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槟城2日讯)涉及对槟岛市政厅执法员动粗的的士司机林荣洲现身说法,自称当晚是遭执法员无理锁车轮、执法员拒绝出示证件,双方才引发冲突。

他为本身在当晚的行为(扼着执法员脖子)向社会道歉,但坚持捍卫本身清白,因为当晚车轮被锁时,自己人在车上,只是暂停路旁,接听手机来电。

只是,槟岛市议员黄顺祥指出,虽然司机人在车上,但只要执法人员已作出警告,要司机移车但不受理,执法人员采取上锁行动,是合法的。

林荣洲周二召开记者会时情绪激动,哽咽说事发至今两周,不但压力重重,为免被熟人认出,更无法开工。他斥责有心人将当天事发短片上载网络,已影响其生计。

- Advertisement -

同时,他炮轰由槟市厅召开的记者会,执法人员没有说出事情的全部,所以本身必须站出来,作出澄清。

“我当时人在车上讲手机,车灯和引擎都开着,试问执法人员怎能锁我车轮?我不是要惹事的人,是感觉被欺压了,才和执法员冲突。”

他语带哽咽说,家中有80岁的盲眼母亲要照顾,50令吉可以应付家中,母亲、阿姨和姨丈两天的伙食费。一名司机至少要载客2至3趟、在路上花3到小4时,才赚到50令吉。

“所以我为了避免开车听手机被捉,我才停下来接电话。”

他说,1月15日当晚新关仔角交通堵塞,许多轿车都双重泊车。由于一名顾客来电,本身便顺势停在双重泊车的货车后,当时手机显示时间为晚上8时26分。

当时,执法人员已在现场,并和前头在路旁经营档口的货车车主,因锁车轮起争执。

“那车主指着我的车说,他也违例为何没被锁?执法人就过来敲我车窗说,你为何不移车?我要锁你车了。”

- Advertisement -

他解释,本身尚不及辩解,车轮已被锁上。之后,自己情急下,便下车与执法员理论,强调自己人在车上,不应被锁。

“由于他们没有穿全套制服,只是穿旧的MPPP的T恤。我捉着一名执法员手臂,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另一名执法员就用笔戳我,被我捉着的就挣脱跑人。”

他也急追而上,双方便爆发肢体冲撞,当局随后来了逾10名执法人员、4辆摩多,自己也就提高声浪说:“你们来这么多人,是要打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