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 小俊宏父母李岫蔚及叶治棋在沈志勤(左)于去年6月6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其孩子的事件唤醒家长们对孩子求医的关注。(档案照)

  • 听证会上证实小俊宏是因为感染病毒后,导致脑膜炎逝世。(档案照)

  • 周二是小俊宏的忌日(农历12月24日),李岫蔚早早起身煮了儿子生前最爱吃的鱼粥、带了儿子平时喜欢吃的巧克力饼干、糖果和牛奶,与丈夫叶治棋一起到大山脚德教会骨灰塔拜祭。

  • 林敦良希望院方及值勤医生要时时给予警惕,避免因一些疏忽导致不快事件发生。

独家报道:游茗钧

- Advertisement -

(槟城2日讯)发生于去年的医疗疏忽导致9个月大男婴叶俊宏逝世事件,终迎来“了结”,槟城医院已致函小俊宏的父母告知将赔偿1万5440令吉;夫妇俩趁周二是小俊宏忌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四),一早带着欣慰心情拜祭,希望儿子知道院方承认疏忽的消息后能安息。

小俊宏曾4次就医皆不能对症下药,并于去年2月12日在威省双溪赖病逝。小俊宏的母亲李鲷微(30岁)当时收到保姆电话指,小俊宏眼神迷糊、嘴巴呈紫色状已休克,在送往当地诊所就医前逝世。较后,李鲷微联同丈夫叶治棋向警方报案,要求调查孩子死因。男婴在逝世前,曾4次被送到槟城政府诊所及中央医院就医。

由于他们不满儿子病逝疑有医疗疏忽,接着也向槟城医院作出投诉。槟州卫生局也分别于事后4月1日及5月29日,在槟城医院召开死因听证会。听证会委员向男婴父母承认,男婴死因涉及到医疗疏忽,证实医疗人员没及时让男婴留院,同时确认男婴是死于病毒性脑膜炎。在第二次听证会上,卫生局官员承认值勤医生存有“弱点”(kelemahan)。

院方允赔偿1万5440元

小俊宏母亲李岫蔚周二上午接受本报电访时指出,经过第二次听证会后,院方承认存有“弱点”,并允诺赔偿1万5440令吉,而夫妇俩也接受这结果,毕竟儿子已逝世,相信儿子能安息。“月前已签署接受院方赔偿的信件,院方承诺将会在90天内汇款至其银行。”

她表示,其实赔偿金多少根本无法弥补她和丈夫失去儿子的痛,只是这结果终能让她和家人接受,至少院方已承认院方处理这事件上有弱点,并对所做出的错误作出赔偿。询及是否继续上诉,李岫蔚说,儿子走了,也咨询律师意见也没有把握能成功控告值勤医生失责,所以就让此事画上句号。

“若儿子还在人世,我们不管花多少律师费一定坚持告下去,至少赔偿金能作为儿子医药费,至今都不在了,不想再周旋下去了。”

会请帮过儿子的人吃一餐

“在儿子的钱(赔偿金)过账后,我会请帮过儿子的人吃一餐,相信这也是儿子的心愿。”

周二(农历12月24日)是小俊宏的忌日,李岫蔚早早起身煮了儿子生前最爱吃的鱼粥、巧克力饼干、糖果和牛奶,与丈夫叶治棋一起到大山脚德教会骨灰塔拜祭。

“俊宏生前最爱吃我煮的鱼粥,平时也喜欢吃巧克力饼干和糖果,所以全部都带来。我们也告诉儿子院方承认存有弱点及作出赔偿的消息,希望让儿子安息。”

李岫蔚也不忘感谢本报在当时的报道引起关注,也感谢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及槟城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林敦良的协助,施压卫生部召开了2次听证会,还他们一个公道,也让儿子安息。她也将从赔偿金拨出部份款项,以请帮过儿子的人吃一餐致谢。

询及李岫蔚与丈夫是否打算迎来第二胎,李氏说当然有打算,但是这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这是靠上天的恩赐。“我们心中俊宏永远是最乖的儿子。”

沈志勤:同样病情求医须入院

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及槟城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拿督林敦良受访时,皆异口同声表示,这事件终于迎来结果,相信小俊宏能安息。

- Advertisement -

沈志勤说,他之前就叶俊宏逝世事件带入国会向卫生部施压后,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已指示全国政府医院,去年3月30日开始,5岁以下的孩子若同样病情第二次就医,医院必须为孩子办理入院,以进一步跟进病情,以致力避免“小俊宏”意外重蹈复辙。沈氏表示,虽然小俊宏不幸逝世,但是至少他的死亡唤醒卫生部的关注,造福了其他小孩。他提醒家长要正视及关注,若孩子到政府医院寻医,同样病情二度求医时,是绝对有权力要求值勤医生为孩子办入院,进一步跟进病情,避免发生任何突发事件。

林敦良:盼院方及医生警惕

槟城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林敦良认为,这次事件希望可给予院方及值勤医生警惕,避免因一些疏忽导致不快事件发生。他明白政府医院病人很多,但是也希望医生要时常提醒自己事事小心,避免让自己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