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报道/陈奕蒂
摄影/吴国强

林文荪想做一个100年后都有人在听她歌曲的歌手。

来自沙巴斗湖的本地歌手林文荪,2年前参加马新版《The Voice决战好声》摘下总冠军后,加盟新公司,去年10月以全新姿态推出第3张新专辑《这世界终会记得我的名字》。

来临的6月8日,她将圆梦举办《这世界终会记得我的名字》售票演唱会。从离开家追寻歌唱梦想将近10年,林文荪不讳言在追梦的过程中有过开心与不开心的时候,她对“当歌手”的定义不是“要很红”、“很多人认识”或“有很多代言”,而是只想这辈子可以有机会继续唱歌,“我想做一个100年后都有人在听我歌曲的歌手。”

林文荪从小学习声乐,2007年留学中国北京学习声乐,2011年怀抱音乐梦想回国,在友人穿针引线下,遇到伯乐周金亮替她圆梦推出专辑,2014年推出首张个人EP《农夫》。

林文荪过去几年曾经在家乡斗湖举办过综合民谣、艺术及流行曲风为主体的个人慈善售票演唱会,她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带着家乡乡亲父老的期望在吉隆坡开一场个人音乐会,如今这个梦想终于实现,她将在6月8日,晚上8时,在The Platform,Menara Ken TTDI举办《这世界终会记得我的名字》售票音乐会。

- Advertisement -

林文荪希望透过这场演唱会呈现出林文荪的音乐历程。“我想要跟大家分享我的音乐历程,我从离开家追寻音乐梦走到现在差不多10年了,我一直为着音乐这个梦想去努力,我想要在演唱会上跟大家分享现在的林文孙。”

林文荪除了圆梦在吉隆坡举办售票演唱会,亦希望能把这场演唱会带回家乡斗湖举办,让家乡的亲朋戚友好好听她唱歌,看见她这些日子以来的成长。

只想继续唱歌

她坦承,在这段追梦的过程中有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候,“开心的是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同,很多人觉得说当歌手要很红,要很多人认识、接到很多代言等,可是对我来说,我只想这辈子可以有机会继续唱歌,我想做一个100年后都有人在听我歌曲的歌手。不开心的,那肯定是这个梦想回报不到你实际上的东西,比如没有一个固定的收入,或是我在坚持梦想的时候我的恩师、我的爸爸不在了,让我有‘啊!到底我为什么要坚持这个东西呢?’但之后转念一想,其实只要你做你快乐的事情,你坚持着你喜欢的事情,他们都会为你这样的心态而感到骄傲,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家人。”

家人是最重要的支柱

她说家人是她最重要的支柱,他们一直以来不曾间断地灌溉、陪伴、支持她实现歌唱梦想。“虽然我爸爸不在了,但是我姐姐依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鼓励我,他们还是支持我去完成我要做的事情。”

第一次在吉隆坡举办售票演唱会,她坦言很有压力,尤其是票房的压力。“这几年一直很想在吉隆坡办一场音乐会,但原来很不容易,也会有票房的压力。虽然这不是几千人的演唱会,但我觉得要人来买票看一场演唱会的话,还真的需要宣传、媒体的帮助,我自己的话就是要靠身边的朋友还有过去合作过的朋友,希望大家买票看我的演唱会。”

林文荪坦言有票房压力,希望大家能买票支持她。

卖票最难

问她最不容易的事情,她坦率说:“卖票。真的,有人肯实际行动买票看你的演唱会在这个年代都是很难很难的。”她不讳言,在还没有公布演唱会前,她一直都觉得有点不踏实,直到公布过后她才觉得“我的演唱会真的要来了!”我个人非常重视这场演唱会,我家人也会特别从沙巴飞过来看,所以我是放了100个心思在这场音乐会上。”她开心表示,演唱会99.9%都是自己选的歌曲,而且在编曲和呈献的音乐上自己都全权有参与,“我很感想公司给我那么大的空间,让我选歌和全程参与。”

林文荪大学毕业后回国办的第一场是在家乡斗湖,她说自己一直想把自己所学的带回来展现给大家,于是在那一场演唱会上,她将美声、民族和流行结合,献唱了一场自己最想做的表演。“我会把这些年累积的经验、想法都在这一场音乐会展现给大家,这次的表演肯定更丰富,因为之前那次演唱会也没有太多的经验,就是自己想象的演唱会,这次有团队进来,而且是专业的团队,绝对是一场更完整的演唱会。”

- Advertisement -

此外,她也很感恩家乡的亲朋戚友在她参加比赛时努力给她投票,给予她很大的鼓励,因为她希望在希望吉隆坡的场的演唱会后,可以回家乡办一场。

问到最想邀请谁出席演唱会,林文荪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家人啊!尤其是我的妈妈,我爸爸不在了,我没办法一直陪在妈妈身边,妈妈非常恋家,又不爱出门,只有大型音乐会或我有演出才请得动妈妈过来。”至于演唱会嘉宾,她说有很多想请的嘉宾,但她最想请的是曹格团队的导师和学员们,她笑说:“我有放话想邀请他们,但不知道公司有没有邀请。”

除了举办演唱会,她也希望可以冲出海外发展。“我希望有机会出国去看看,公司其实一直都有在接洽海外的活动,目前都在安排着,一切等演唱会结束后再重新计划下一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