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黄印江(左)与张天赐,手持次子的照片、脱离关系报章广告剪报、与阿窿催债的传单。
黄印江(左)与张天赐,手持次子的照片、脱离关系报章广告剪报、与阿窿催债的传单。

 

案例1:死性不改沉沦赌海  儿负巨债父痛脱关系

(吉隆坡27日讯)最痛心疾首的脱离关系!

24岁青年两年前在学院求学期间,靠赌博赢钱后尝了甜头,从此沉沦赌海,甚至向阿窿举债,父母东筹西借代还80万令吉债务,岂料儿子死心不改,再向阿窿借钱,父母无法忍受,要求阿窿勿再向借钱,也不愿打听离家的儿子近况或举债数额。

- Advertisement -

这名青年黄国荐的55岁父亲黄印江,周三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召开的记者会,叙述此事,除了痛斥儿子是骗子,他与陪同的妻子,也提到伤心处时,也忍不住泪洒记者会。

黄父来自吉打州双溪大年,育有5名儿子,年龄16到25岁,其中欠债的是次子,妻子已为此患上忧郁症,无法安心入眠。

他说,次子自在学院求学期间,便在一名友人的游说下,参与赌博活动,结果在赢得8万令吉,自此无法自拔,更在过去两年内,欠下25组阿窿债务80万令吉。

父母为此不但典当家产,甚至被迫厚着脸皮向亲友借钱,始还清阿窿债务,目前仍欠下亲友20万令吉。

他们早在两年前的圣诞节前夕,登报与次子脱离关系,后者也已下落不明。

讵料,周日(23日),突有两张要次子欠债还钱的传单张贴在他的住家外,他为担心家人安全受到威胁,于是在翌日报警求助。

他表示已不敢住在当地,目前与亲人居住,东搬西迁,除了一名孩子在外国求学,还有两名孩子已没有和他们居住,只有求学的幼子陪伴两老。

他说,以前有阿窿上门泼漆,这次没有。他有接到阿窿来电,但他直接回应不要知道欠债数额,也不想知道次子下落,叫阿窿自行寻找。

他痛斥次子是骗子,希望阿窿勿再借钱给他,他也痛心养孩子养到这么大,却因为欠债造成家庭破裂。

借钱还债令亲友不敢来往    

黄家因为阿窿讨债而向亲友借钱,虽然一直在摊还债务,但已令亲友不敢来往,让黄家蒙羞。

黄父说,现在跟亲友联络,谈不多时对方便表示在忙而匆匆挂上电话,避而远之。

他指自己在典当家产后,要向银行借钱,但因为自己已年长,而遭到拒绝。

他说,这次宣布脱离关系与不再代还债务,也获得岳母的同意。

他补充,阿窿也在脸书诬赖指次子性侵未成年少女。

 

案例2:还了钱隔天再借

(吉隆坡27日讯)还了钱,第二天再借!

39岁赌徒死性不改,向前妻借钱还了阿窿9万5000令吉,岂料第二天再去“翻本”,却输了15万令吉。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说,这名赌徒欠下17万阿窿债务,但妻子拒绝忙解决,因此,赌徒被逼向前妻求助。

这名前妻心软下,通过张天赐与5名阿窿谈判下,于上周三(19日)将赌债减至9万5000令吉。

- Advertisement -

“没想到,一名阿窿第二天私下联络我,指这名赌徒再去赌博,而欠下15万令吉。”

张天赐警告,阿窿应寻找欠债者催债,若干扰到无辜的家人,他将把所有阿窿的联络电话,一并交给警方处理。

另一方面,他透露,今年迄今已接获291宗阿窿个案,涉及2700万令吉,其中华裔占231或近80%,比去年的70%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