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泉安

拿督斯里李家全自2008年从民政党退阵下来,现已转型成功并拥有两个身份,左手令牌是槟州首长特别顾问兼槟州发展机构(PDC)及槟州投资(InvestPenang)董事,右手令牌是财政部属下大马债务创投机构(MDV)董事主席。

5月29日,他在槟城喊话,本地企业若能在美中贸易战中找到空间,就能填补国际供应链的两个真空,左右逢源!

他点中的其中一个抢滩行业,是外包承包合约。他说,美中贸易战波及双边供应链企业的利益,凡是将半成品出口到中国、及将制成品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企业,都会因双边对峙而使到双向供应链受阻,两国企业就必须寻找替代供应商,这就是我们的商机。

但李家全坦承,他其实并不知道,槟州究竟有多少类似的外包企业或替代供应商,能马上伺机突击。

- Advertisement -

其实,早在5月24日,李家全已在北海喊话,希望今后“不再有人偷走我们的钻石”。

李家全以散文方式讲解如何打拼国家经济,左右逢源,大家听了可能满头雾水。当时,他以Grab电召服务来举例,用意是说,Grab公司目前市值60亿美元(约248亿令吉),2012年在我国成立,2014年却将总部迁至新加坡,在当地挥军长驱国际市场。是“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的定局。

他认为,我国向来是大型科技公司的孵化器,但缺乏银行融资及其他因素而被迫离场。据我分析,他意思说,解决僵局的其中一个办法,是启动拉动因素(Pull Factor),通过资金援助,停止本地科技企业外流。大马债务创投机构在这方面的潜能贡献,是手头运幄41亿令吉资金,但30%是用作发展再生能源的投资。

另一方法,是来自业界自动自发的内部推动因素(Push Factor),须在数码化、工业4.0、人工智能化的制造业强劲导向中,追上科技潮流,否则就会被边缘化而踢出场。

美中贸易战方兴未艾,许多分析家报告都预料会在2020美国总统大选前继续升级,预料下一波的关税制裁将达3000亿美元,直接冲击90%科技产品。本国供应链企业若要在美中贸易战中乘虚而入,即刻就填补真空而左右逢源,掌握时间性的头筹是最关键。

缺憾的是,李家全只是人云亦云,并没有提出最新商业数据来支撑他的散文式言论,更遑论为本地企业如何即刻打开生路,提出引导。

其实,掌握和解读商业数据是领军财经的任督命脉,不能散文式空泛尺牍。

5月28日,彭博社报道,今年第1季度货品出口美国最强劲的亚洲国家是越南,与去年业绩对比是上升40.2%;韩国对美国出口量亦上升18.4%,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量则下降13.9%,越韩的丰硕是建立在中国衰退的头上。如果越南出口美国的量额劲力保持不变,很快就会取代英国,成为美国入口货的最大供应国。

其实,美中贸易战最首当其冲的科技企业界,是夹在两岸三地求生隙的台湾。它是夹在美中贸易炮火中的羔羊,首要考量不是供应链市场关闭,而是如何从关税津波中逃出生天。

举个例,美国之光Tesla电脑自驾车为其供应链向美国申请豁免13000组件入口美国的25%关税,但只有不到2000件获得通过,直接影响台商供应链广达、宏碁、华硕三大厂。由此可见,台厂若与中国制造扯上关系,申请关税豁免都被驳回。这是台资供应链存亡的切身问题。

5月中旬,我到台湾公干,对台资企业如何应对美中贸易战的方略,深做探访和了解。他们被迫在打两遍战,一是化整为零,暂时将生产线移出中国大陆,另有逾3000间台商也想搬师回巢,回归台湾打拼。如果这个风向续吹,以往中国一个厂10万工人的画面,将会在地球灭迹。

最令我钦佩的是,有“危”既有“机”,台商正在酝酿思维,要伺机美中贸易战的空隙,在台湾本土谛制“台湾制造大复活”神奇,在政府“欢迎台商回台投资”号召下,MIT(Made In Taiwan)的号角已开始吹起,关键台商也发出返乡告白!

第1告白:美中贸易战只是加速台商分散制造的触媒,因为中国已不再完美适合大量生产的环境。

这个声音,来自专业电子代工(EMS)大厂和硕,它在贸易战开打以来,便动用36亿新台币(约4.8亿令吉)在台湾新店、大溪买地盖新厂房,若加上龟山、竹北的原有据点扩建,总投资额将达200亿新台币(约26.5亿令吉),在永续生意盘算下,不可说不是大抉择。

第2告白:这时候台湾政府,不要去诱导大量制造的行业,反而应该瞄准少量多样、高附加价值的产品回流。所谓Low Volume, High Mix, High Value(LVHMHV)就是这个意思。这个告白,来自和硕董事长童子贤。

第3告白:制造业的未来产能配比会改变,制造商必须依照制造基地的竞争优势,如物料成本、关税、运费与人力素质,做动态性调整。对此,健身器国际大厂乔山认为,台湾在这方面有两大优势,即完整的供应链及员工素质。

第4告白:供应链在哪里生产,不能单从美中贸易战来看,思考逻辑方面必须了解客户的需求,而供应商必须提供相应的附加价值。因此,台商不能完全撤离中国生产基地,因为中国能够提供很大弹性的生产空间。

这个告白,来自苹果供应链厂家台郡,它是美中贸易战爆发后,回台投资行动最快的科技大厂,今年3月已投资100亿新台币(约13.3亿令吉)在高雄动土设厂,为的是要布局5G技术,在台湾本土扩大高端研发及前段制造。

第5告白:若要“台湾制造大复活”,台湾政府必须解决“五缺”问题,但最起码,厂商本身也要自力更生,自己先解决“地”与“人”的短缺。

何谓“台湾五缺”?那就是“缺电、缺水、缺地、缺才、缺工”。尤为甚者,台湾工业地比住宅贵,而水电供量也出现短缺。

但和硕童子贤认为,如果大家认为五缺统统需靠政府解决,那是计划式经济,而不是自由经济,因为在自由经济之下,政府只能因势利导,不能胜任保姆的工作。与此同时,台商一致同意,人才,才是台湾最强宝藏。

- Advertisement -

台湾《商业周刊》资料指出,台湾拥有30所亚太排名前300大的大学,就学学生人数比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三国总计更多,因而,台商与国际大厂都能在中国猎才。

摆渡人暂时只提供台商战略简报,同时也在观察为2020统选备战而朝野凌乱的台湾政局,如何扭转劣势、强化优势,同时也在美中贸易战中左右逢源。

你知道吗?在5G科技竞赛中,美国苹果和中国华为都在争夺“世界首款7纳米智能手机”皇冠,而拥有此款7纳米手机芯片技术的举世首创者,是台积电(TSMC)。看来,能用闽南语高喊“好势了”来左右逢源的家伙,还是蒋经国时代就出来拓荒的MIT台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