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英伟达等在华“非正式合作”或被审查,中美AI技术合作成重灾区 ... >

英伟达等在华“非正式合作”或被审查,中美AI技术合作成重灾区 ...

路透社称,美国考虑收紧对中美企业间非正式合作的审查,关注人工智能、半导体、自动驾驶等领域。报道还以英伟达送中国科学家最新GPU样品为例,具体说明了“非正式合作”的可能性。此外,中国与美国芯片制造商有广泛的合作,在自动驾驶领域也有大量的投资,一旦收紧,则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AI终于被裹进了中美贸易的战场。

路透社昨晚发布重磅消息:美国考虑收紧对中美企业间非正式合作的审查,关注人工智能等领域。

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部分议员和特朗普政府的部分官员担心知识产权被窃取以及技术被转让给中国,人工智能作为一种特殊的领域,有可能被用于军事方面,同时,新监管的领域可能还包括最近关注度高的半导体和自动驾驶汽车。

不过,目前这只是初期想法,还不清楚会否有进一步行动,也不知道哪些企业间的非正式合作会落入新的审查范围。

同时,新智元还了解到,已有部分人工智能科学家表达了对美国审查的中美企业间“非正式合作关系”的担忧,学术应该无国界。

模糊的“非正式合作关系”:英伟达送中国科学家GPU也躺枪

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对国家安全和其他问题的考虑仅限于投资交易和企业收购,新监管扩张到人工智能领域,对中美两国的AI投资并购、企业合作甚至是学术交流等方面可能不是件好事。

虽然这种监管扩张的可能性被认为是在国会对中国投资实施更严格的限制之前的一种权宜之计,但路透社认为,任何试图切断中美科技公司关系的整体措施,哪怕是暂时的,都可能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因为包括AMD、高通公司、Nvidia公司和IBM在内的美国的主要科技公司,都在中国拥有研究实验室及培训等各种活动,而这些通常都是与身为大客户的中国企业和机构进行合作的。

这里强调一下“非正式合作关系”。

举例来说,英伟达去年在推出新款供数据中心、视频游戏、加密货币挖矿等应用的GPU时,该公司向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发送了30套样品,当中有三位科学家是与中国政府合作。

英伟达有两成业务来自中国,这样派发样品早就习以为常。

此外,英伟达还在倚赖其芯片的地区训练本地研究人员及在本地研发相关技术,因为提供提前接触产品的机会能协助英伟达量身打造产品,藉以扩大销售。

英伟达的这些做法属于“非正式合作关系”范围内,一旦美国收紧对中美企业合作的审查,是否连送GPU样品给中国科学家都算违法了?

没有证据表明,英伟达的一些做法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英伟达在中国也没有合资企业,它在中国的合作仅旨在获得在华销售芯片的反馈。

在对路透社的回应中英伟达表示:“我们极为保护我们的专利技术和专有技能,我们没有向其他任何地方的任何企业提供核心技术。”

此外,新智元还了解到,“非正式合作关系”已经引起了部分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的担忧。

一位美国某知名大学副教授透露,该校在开年度总结会时,副院长发问:全美国硕士项目现在全靠中国学生撑着,中美贸易战大家都看到了吧。如果咱们总统把中国学生给禁了,咱们咋办?

大家顿时一片寂静…

这位副教授还无奈吐槽:以后全世界各个国家全部关起门来做研究,禁止出国开会讲学,禁止互相访问,全部倒退回欧洲中世纪。

受波及的还有自动驾驶:加州路测三成车企背后有中国资本

外界普遍认为,为了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翘楚,中国和美国企业将陷入一场双向竞争。

在这种背景下,这次美国政府拟新监管的自动驾驶汽车可能受到波及。

新智元整理的一份加州车辆管理局发布文件显示,截止今年4月1日,在已获路测资质的52家自动驾驶企业中,15家企业有中国(含香港)资本的身影,比例约三成。

其中,Zoox、Drive.ai、AutoX、Nuro等都是在美国成立的初创公司,它们获得了大量来自中国的投资。

数据整理自加州车辆管理所

同时,相比国内,由于加州的路测环境较为宽松,因此中国的知名自动驾驶企业更愿意到美国路测。

若新监管范围扩大到自动驾驶领域,是否将影响中国企业对自动驾驶初创企业的投资以及路测,我们不得而知。

除了自动驾驶领域的大批创业公司外,CB Insights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BAT三家巨头公司已经在AI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并且正在向全世界扩张:在美国招募人才,投资美国的AI初创企业,并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以推动智慧城市解决方案、自动驾驶、会话式AI、预测性医疗等,深刻改变了技术和商业的格局。

BAT全球扩张资金主要流向美国

BAT投资交易的主要部分——约44%——都流去了美国的初创公司。这与FAGMA(Facebook,苹果,谷歌,微软和亚马逊)在中国的私募市场微不足道的投入形成鲜明对比。FAGMA对中国AI创业公司仅有一笔交易:谷歌投资语音初创公司Mobvoi(出门问问)。

特朗普想“扩权”,但更应警惕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改革

新智元曾报道,美国财政部正在考虑通过动用“紧急权力法”来给特朗普总统扩权,重点限制中国在美国半导体、5G等领域的投资。

路透社援引有关人士的消息称,此举将产生广泛影响,包括美中企业间的非正式合作关系、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的任何投资、以及中国在敏感的美国军事用地附近购置房地产等活动,都可能被阻止或遭到审查。

James Lewis以前是美国国务院的一名驻外事务官员,目前供职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他表示,如果诉诸于该紧急法令,那么包括财政部在内的美国政府部门官员可能据此来“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包括目前落在监管制度以外的部分。

白宫一名官员称,不就针对内部管理政策讨论的揣测置评,但又表示“我们对’中国制造2025’感到关切,尤其是其瞄准的人工智能等行业。”

消息人士称,对于动用该紧急法令,财政部内部有些人反应冷淡,因为他们更愿意侧重于通过修订后的CFIUS规定。

美国国会计划通过立法为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扩权,其目的是为了覆盖中国等其他国家的合资企业在美直接投资。而去年11月提出这一建议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表示,改革的目标就是中国。

目前,为CFIUS扩权立法的某些提案已经体现在国会目前正在拟议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中。

FIRRMA规定CFIUS可以管辖非美国人在某些美国公司的任何投资。这些公司包括被认为涉及国家安全相关业务的公司,或拥有、运营、提供关键基础设施服务的公司。

CFIUS扩权以后,管辖范围甚至包括非控制性投资,但不包括被动投资(基本上是那些无法获得非公开/技术信息的投资,而且不授予投资者权力)。关键技术的具体参数/基础设施将在规定划定后公布,但很可能包含化学、核能和国防工业相关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