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体育赛事app下载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藏尸塑料箱,被丢弃在垃圾堆旁。

柔佛新山藏尸塑料箱案的张姓女死者家属透露,死者生前曾多次遭男嫌犯拳打脚踢,不过可能因担心家人被对方骚扰,而默默忍受!

女死者不愿具名的三弟(29岁,从事装修业)在新山太平间受访时说,姐姐与男嫌犯育有一名6岁的女儿,两人交往初时姐姐并不知道男子已有家室,直到其正室找上门才揭发男子已婚身份。

他说,其姐姐在获悉对方已有家庭后便与他了断关系,直到一年多前该嫌犯撞见其姐姐与异性外出后,又再次纠缠姐姐。

“该男子当时遇到我姐姐与异性在一起,便不断质问姐姐对方的身份,而且男子的妻子当时还在坐月子。他与我姐已经分开,是有家室的人,为什么还要来纠缠?”

他指出,男子声称自己在黑白两道都有势力,相信其姐姐是担心家人的安危被威胁,才会再度与男子一起生活。

- Advertisement -

“姐姐6岁大的女儿由我母亲照顾,姐姐与男子则生活在实达英达花园的商店区,她偶尔会回家探望女儿。”

他称,姐姐去年底参加女儿幼稚园毕业典礼时,家人便发现她身上到处都是被施暴的伤痕。

他说,当时家人安排姐姐到警局报案和到医院验伤,警方也介入调查。岂料,相信是警方找上该男子协助调查引起他不满,他竟上门大闹,甚至动手拆除其家门,威胁姐姐出来。

“我当时报警后警方上门,但男子又逼迫姐姐要她以家务事为由让警方离开,我姐唯有乖乖就范。”

他指出,家人一直都希望姐姐与男子断了联系,但每当姐姐回家生活时,男子都会上门大喊大闹,相信姐姐是为了不让家人受波及,只好默默隐忍与他生活。

他说,由于联络不上姐姐,家人之前有到警局报失踪,家人在今早10时许接获警方来电指,其姐姐或有可能遭遇不测。因此,他与母亲在舅舅的陪同下赶到新山太平间进行认尸手续。

“我们最后一次与姐姐联系是在5月29日,我们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了,希望警方找到的尸体不是她。”

附近人曾嗅到尸臭味

记者周二回到案发现场,现场有人指曾有人看见一辆轿车停在发现藏尸的塑料箱后的地方,匆匆把塑料箱丢弃后离开。

据知,发现藏尸塑料箱的地点,是附近小型工厂丢弃垃圾的地方,该处曾放置垃圾槽。据了解,一些在该区工作的人曾嗅到尸臭味,但因附近经常有死老鼠,人们不以为意。

据知,垃圾工人一周会来收拾垃圾两次,可能开斋节期间,没有收垃圾,该塑料箱才会置放在该处多天。

一些在附近工作的员工表示听别人说起,才知道有藏尸案发生,因一些店在下午6时已关店。藏尸塑料箱是被丢弃在实达4/6路和4/9路交叉处的一个丢放垃圾的地方。

男嫌犯住家外一片凌乱,篱笆门也没有上锁。

嫌犯与妻子约10年前 迁入实达英达花园居住

男嫌犯的邻居表示,嫌犯和洋名Joan的妻子约10年前迁入实达英达花园居住,知情的邻居对Joan身为正室的处境感到不值,因常被男嫌犯殴打,还为男嫌犯生宝宝,过后男嫌犯还把女伴带回家。

记者周二到嫌犯充作假牙店的住家了解情况时,不愿具名的邻居说,男嫌犯的为人“怪怪的”,今年1月1日趁邻居外出倒数新年时,潜入邻居家爆窃,其女伴还帮忙把物品载走。

邻居指出,今年初才知道男嫌犯有一名金发女伴。至于女伴是不是死者,邻居表示不清楚。邻居说,男嫌犯爆窃被关几天就被释放了,而据知,男嫌犯疑是一名吸毒者。

- Advertisement -

“男子半夜三四点还会在家外修车的,感觉怪怪的!”

邻居说,男嫌犯早几年前好像风光过,曾经有几部房车。居民也说,嫌犯和妻子育有一名约两岁的婴儿;早年男嫌犯经营汽车装饰店。

另一方面,记者联络男嫌犯的妻子Joan 时,妻子听到丈夫涉案后痛哭,表示目前无法说什么。据记者现场观察,男嫌犯住家外一片凌乱,篱笆门也没有上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