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热点 >

今天我们如何定义新闻

  提 要:在新媒体迅猛发展的时代,媒体形态越来越丰富,媒体产品越来越多,花样品种也越来越多,对新闻是一个很大冲击。特别是传统媒体时代给新闻下的定义已经与当下的新闻实践脱离,到了我们给新闻重新定义的时候了。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对新闻下一个更加严格的定义,做更多的限制,提高新闻的纯洁度;要么干脆把新的媒体形态、媒体产品与新闻装进一个筐内,统统把它定义为新闻。

  关键词:新媒体;概念界定;新闻理念;新闻形态

  新媒体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论它是仙还是妖,有一个事实是不能视而不见的:它不仅正在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和价值理念,还使整个媒体生态、媒体格局发生前所未有的改变。以下我想从新闻实践的角度,谈一谈新媒体的主要特点以及它到底动了新闻的什么奶酪。

  一、什么是新媒体

  新媒体的概念是1967年由美国人戈尔德马克提出的,此时他说的新媒体与现在我们接触的新媒体相隔十万八千里。美国《连线》杂志曾对新媒体的表述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新传媒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斌认为:“新媒体是以数字信息技术为基础,以互动传播为特点、具有创新形态的媒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新媒体下的定义是:“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网络为载体进行信息传播的媒介。”

  综合概括:所谓新媒体,是指由技术驱动特别是数字技术出现突破性进展后带来的具有多种传播形式与内容形态的新型媒体。从广义的概念说,互联网本身就是最大的新媒体。

  当我们界定新媒体的时候,需要把握以下三个原则:①都是技术惹的祸。建立在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基础之上,包括数字技术、网络技术、移动技术,通过互联网、无线通信网、卫星等渠道,以及电脑、手机、数字电视机等终端。②变化的动态过程。它是一种不断更新、不断涌现、快速革新、没法定型的媒体形态。科学技术在发展,媒体形态也在变化。空间维度上,它始终在吐故纳新。以“血友病吧”“魏则西”等事件为标志,传统搜索引擎主导的公关效果评估体系开始显得力不从心,“两微”二分“天下”的格局已经且将进一步被打乱。我们今天恐怕是需要去关注在数字媒体之后的新媒体形态,比如正在兴起的VR(虚拟现实)还未成熟,AR(增强现实)又登上传媒舞台,可谓各领风骚三五天。③传统媒体坐标。新媒体虽然不是从传统媒体身上生长出来的,但传统媒体是新媒体的一个重要参照物,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较而存在,不能脱离传统媒体谈新媒体。从媒体发生和发展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所谓新是伴随着媒体发生和发展在不断变化的,广播相对报纸是新媒体,电视相对广播是新媒体,网络相对电视是新媒体。

  二、新媒体的主要特点

  1.去中心化。中心化是说新闻生产和传播掌握在媒体机构手中,传播过程是以媒体为中心,自上而下的或从中心向四周辐射。比如《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与《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这是有组织的层级式组织结构,机构、人才、技术、资源相对集中并掌握话语权,单向传播,我说你听,是“主导受众型”“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互联网是一个网状结构,没有中心节点,虽然不同的点有不同的权重,但没有一个点是绝对的中枢,可以纲举目张。因此,互联网的技术结构决定了它内在本质是去中心化,即对话语权进行解构,对媒体资源生态进行重新洗牌,呈现的是所谓弥漫状传播。这是对执政党最大挑战。表现在新媒体上,新闻面前人人平等,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也可以点灯。这里的平等,指传播和接受的平等。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总编辑。任何一次传媒工具的变革,都会带来一次话语权的转移。在数字化和互联网的技术驱动下,传统媒体的“主导受众型”就变成了新媒体的“受众主导型”。如今,一个人通过发送手机短信、撰写博客日志、发起网络群聊,就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对任何人”进行传播,这就突破了传统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壁垒。特别是自媒体、社交媒体,更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换句话说,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政治没有做到的事情,技术轻而易举就做到了。

  2.碎片化。也叫微内容。对于大多数传统媒体而言,内容出版是有时间设置的,所以电视台电台节目都被称为program,一种可以事先设定的程序。由于新媒体的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成内容)成分相当重,因此它的内容发布显得没有规律,你无法预知某一个用户什么时间上传一个什么内容,因为偶发所以显得零碎。有一种说法叫“微内容”,大抵意思差不多。但由“微内容”让我们联想到莫伊塞斯·纳伊姆的《权力的终结》,该书表达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今天正在改变世界的不是大型行为体之间的竞争,而是微权力行为体的崛起及它们挑战大型行为体的能力。互联网孵化出来的新媒体,比如人数众多的屌丝就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微权力行为体。现在互联网上有一句话,叫“携屌丝以成霸业”,千万不能因为它的“微”而忽略它,因为聚蚊可以成雷!

  3.个性化。媒体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精英媒体、大众媒体和个人媒体。这三个阶段分别代表着传播发展的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新媒体的个性化包括两层意思:一是网对我,二是我对网。网对我——blog是最显著的例子,它有成千上万数不清的模板,可以根据你的个性特点,进行个人定制。比如“今日头条”,你喜欢什么它就给你推送什么。我对网——因为“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没有把关人,所以每个人的个性极易张扬。新媒体就是能对大众同时提供个性化内容的媒体,是传播者和接受者融会成对等的交流者,而无数的交流者相互间可以同时进行个性化交流的媒体,具有更强的社交功能、分享功能与更多的人情味。最典型的就是赵本山的女儿赵一涵,她的映客直播,已经成为中国全新的实时直播媒体、最流行最高端的手机视频直播平台。其网名叫“社会你球姐”,网上好多人求解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互联网思维,越生僻越搞怪越故弄玄虚,就让你感觉越有意思,越让你难以释怀。其实本身什么意思也没有。总之,就是要Hold住你的眼球,仅此而已,其个性色彩可见一斑。此外还有直播平台花椒、yy、快手,直播网综60亿分贝、火星情报局,都是这类极具个性特征的新媒体形态。

  4.“核武”化。新媒体具有核武器式的舆论爆发力和导向力。新媒体因其传播速度、范围、交互性等原因,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使得一个很小的信息像原子核裂变一样瞬间引爆,以指数裂变的传播力转移所有人的眼球,打乱原有的舆论格局,真正可以称得上是“扭转乾坤的核武之力”。比如王宝强离婚案,去年8月14日凌晨发的离婚声明,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国人的眼球,连奥运会这个举世瞩目的重大体育赛事都少有人关注了,连“8·15”日本投降日都被人淡忘了。一个国家正常的舆论格局轻易就能被个人小事所干扰和破坏,新媒体的巨大影响力确实值得我们关注。

  5.资技化。新媒体是以资本和技术相结合作为强大后台支撑的。据不完全统计,阿里巴巴集团与马云的高管团队,两年多来通过直接、间接、关联公司、个人入股等各种方式,将24家媒体纳入麾下或战略入股媒体、影视娱乐、音乐、视频、文学、动漫和内容分发等。

  为什么一有钱有资本都钟情于媒体特别是新媒体?因为媒体是一种权力,叫做话语权。既然是权力,必然很诱人,能谋求许多好处。虽然它不是一种政治权力,但它可以转化为政治权力、经济权力、文化权力、社会权力等。任何媒介都不外乎是人的感觉和感官的拓展或延伸:文字和印刷媒介是人的视觉能力的延伸,广播是人的听觉能力的延伸,电视则是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综合延伸。人延伸或拓展自己的能力,就是要做更大更多的事情。

  国外资本暂且不去说它,国内资本那么钟情于媒体,不是说它想干什么有害于国家和社会的事情,绝对不是。相反,他们是一批对时代发展特别敏感的社会精英。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来讲,这些人不是多了而是少了。青睐媒体不过是他们从自身利益出发的一种顺势而为,本身是没有什么错的,不仅没有错,而且为社会做出了贡献,推动了社会进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既然是资本,它就必然会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在他们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因为经济利益的诱惑,有的可能会不自觉地触碰政治边际。因此,在国家层面上不能听水流舟或完全依赖自律,而是要跟上去制定相应的政策制度,给予警示和提醒,上线是正确引导,底线是国家可控。总之,一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如果不掌握话语权的权重,潜在的政治风险就无法预料了。所以,习主席特别强调: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新媒体因为技术驱动,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同时又能大量地积聚资本,技术和资本一经结合,其力量太强大了,某电影事件就是一个例证。一个艺人,没有那么多政治意识,不过是因为有钱而任性:反正我有钱,导演或演员爱用谁用谁,你管不着!而一旦有事,在新媒体有话语权的资本大佬会暗中相助。资本的力量由此显现,正能量的东西一露头就被删,连共青团中央的微博也照删不误。这是新媒体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事件,一人能挡百万兵,让我们领教了什么叫富可敌国,什么叫话语权,这在传统媒体时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被动局面?原因当然很多,比如我们对互联网的认识滞后。刚开始我们是抵触的,甚至一段时间把它视为么蛾子,盲目拒绝。当时媒体奉行的是:不信、不传、不转。于是,趁我们没有醒悟过来,从技术和资金方面,敏感的外资和民营资本就抢占了制高点,迅猛发展。如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百度、新浪、搜狐等,现在都已长大成人,力能扛鼎,只要不捅破天,谁也奈何不得!因为先入为主,其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与国人的关联度已经如影随形,离不开了。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想有所作为时,却为时已晚。这叫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人民搜索失败就是一个明证。

  因为技术上的网状结构,使得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在时空上产生极大差异,广播电视有时段,报纸有版面的规律,前者受时间限制,后者受空间制约。报纸版面的轻重、主次,标题的处理、版面区域的安排,在网上不是特别明显。网络媒体是以时间流分布信息的,没有平面布局的概念,没有形成像报纸一样成熟的版面语言。写作上也不同,网络新闻稿关注的是短、平、快,一弄就几千字的新闻稿,在网上是行不通的。网络标题的制作是大白话,直截了当,突出重点,什么标题的对仗、平仄、工整、文采,做得再好也少有人在意。

  6.交互性。互联网上的互动有4个方面:①用户注册时的互动;②传播沟通时的互动;③对文本解释的互动;④游戏时的互动。

  媒体之间的互动。具有互动性,是新媒体独特的魅力所在。“伦敦爆炸案”提供了新媒体的多媒体互动整合案例。“市民威廉·达顿拍摄了手机照片,在G的博客上以近乎于图片直播的方式‘报道’了灾难现场状况。这些照片很快进入各大电视网的新闻头条。在这次‘报道’中,手机、博客、互联网以及‘播客’密切配合,将‘第一时间、第一现场’权力牢牢抓在手中,新的媒体形式与媒体工具的结合,显示巨大威力。

  媒体与人之间的互动。现代社会技术理性的极度张扬,使得人异化的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人变得越来越小,心理空间越来越窄,给人的压抑越来越大,很容易被技术所操纵。新媒体的产生和发展,改变了传统媒体在社会结构中的角色和功能,为现代公共空间的重构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它不仅是社会的一个零件,而且重塑了社会结构的面貌及其运动规律,特别是新媒体具备的交互性特点,适时地为人们打开了一扇心灵之窗,被现代社会压抑的生存空间,终于找到了网络虚拟空间这一出口。新媒体(网络、手机等本身就有娱乐工具的属性)的服务娱乐功能得到极大强化。生活服务、民生服务等各种服务性内容特别是以游戏为主的娱乐内容,成为新媒体的组成部分,新闻被渗透一种感官消费元素。

  三、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新闻理念和新闻形态

  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新闻理念。新闻理念有很多方面,比如新闻定义。我国认同度比较高的新闻定义是陆定一“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在新媒体的语境下,这个定义已经包不住新闻实践,它的内涵和外延大大拓展和延伸了。对照这一概念,新媒体时代新闻定义的变化主要有:

  时间概念:以前追求的是新近或及时,现在由于新媒体的技术特点,从快这个角度来说,不仅是“新近”和“及时”的问题了,还有能力做到实时或者同步了,这比“新近”和“及时”更加讲究时间概念。另一方面,它又极其抹杀时间概念,有的不是新近发生的,而是陈谷子烂芝麻,比如一段“中国游客泰国吃自助餐疯狂铲虾”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后经证实,视频内容发生在一两年之前。但正是这条旧新闻又引出好些关于中国人素质的新闻热点,即便是前面的新闻被证明是旧闻新炒,没有价值,但由此又形成了新的有独立存在价值的新闻价值链,可以视之为货真价实的新闻。总之,在新媒体这里,发生了的是新闻,未发生的也是新闻,可能发生的还是新闻。

  事实概念:传统媒体时代把事实作为是否构成新闻的核心元素,现在不能说不是了,但大大淡化了事实概念。有时候报道的是故事,有时候报道的是虚构。比如叙利亚战胜中国男足后,有一则报道说叙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为庆祝胜利,宣布停火48小时。中国网民闻讯纷纷发跟帖支持。尽管后来证实这条新闻是假的,但为了世界和平超越狭隘民族主义的舆论导向已经形成了。

  报道主体:以前只有专业媒体报道后才叫新闻。现在新媒体时代,特别是其中的自媒体,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能报新闻,走新闻传播渠道的都是新闻。引人注目的是,机器人也跻身网络新闻“报道者”行列。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去年3月18日的报道,美国加州当天早晨发生4.4级地震,《洛杉矶时报》网站仅用3分钟时间就发布了新闻——这一报道并非源于记者的手笔,而是出自该报“地震新闻自动生成系统”的“机器人写手”(robot writer)。

  在新媒体迅猛发展的时代,媒体形态越来越丰富,媒体产品越来越多,花样品种也越来越多,对新闻是一个很大冲击。特别是传统媒体时代给新闻下的定义已经与当下的新闻实践脱离,到了我们给新闻重新定义的时候了。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对新闻下一个更加严格的定义,做更多的限制,提高新闻的纯洁度;要么干脆把新的媒体形态、媒体产品与新闻装进一个筐内,统统把它定义为新闻。

  严格新闻定义:新闻是新近发生的受众欲知应知而未知的重要事实的报道。这个定义告诉你,我说的这个新闻纯洁度很高,排他性很强,什么心灵鸡汤、什么搞笑视频或这样那样的段子,都不在此列。它要求新闻更加硬性,更加真实,更加可信,更加严谨,更加权威。

  泛化新闻定义:通过各种途径传播(报纸、电台、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等媒体)并得到了有效阅读的信息就是新闻;如果再放开一点:大众传播并传播大众之信息就是新闻;或者更加大胆一点:有受众的传播之物皆新闻。

  新媒体的兴起泛化了新闻定义,淡化了新闻要素,也就是说它淡化了事实,淡化了时间,淡化了意义,新闻不仅是原来要求的时间和事实概念,满足求知欲的概念,而变成了一种大众信息消费。《未来媒体趋势报告》提出的概念是“一切皆媒体”。《2015中国新媒体趋势报告》提出“众媒时代”的核心概念。现在有人提出企业媒体化,媒体企业化,是有些道理的。

  或许有人提出来,如果将新闻泛化,一是会导致新闻消解,就是说新闻不存在了;二是可能造成学术界限、学术概念的混乱,比如新闻与历史等;三是会颠覆比如新闻必须真实客观等原则。

  这些质疑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用严格定义的办法,为新闻划出一块保护区,这个想法当然很好,它在当下新旧媒体相互交织、浑沌无序的媒体发展过程中,起码为新闻辟出一块净土,免受媒体产品的冲击。但实际效果如何呢?我认为要大打折扣。作为新闻从业人员和专业研究者,他们可以自觉地有意识地这样区分,什么是新闻,什么是非新闻;但作为普通大众他只能是无意识地接受,只要是通过传播渠道得到的信息,他不会也不可能去辨别这是新闻还是媒体产品或是什么新的媒体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说,为新闻划出一块自留地保护起来,这不过是业界内从业人员的一厢情愿,自娱自乐而已。说得更加直白一点,从理论上区分什么是新闻什么不是新闻,没有多少实践意义。

  近代新闻产生以来,从来没有杜绝过假新闻,原因有多种,比如利益驱动、无序竞争、道德法律的不完善、制度设计有缺陷、从业人员素质低或人本身的疏忽大意等,但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是因为我们没有从理论上界定清楚或新闻定义不严格而导致假新闻泛滥的。

  四、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新闻价值

  时效性、重要性、显著性、接近性、趣味性,是被国内广泛认可的新闻价值五要素。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有些方面丰富了新闻价值,有些方面补充了新闻价值,有些方面颠覆了原来的新闻价值。还有的原来也是新闻价值的元素,但分量很轻,现在分量很重。有的原来分量很重,现在却很轻。比如,原来五大新闻价值元素中是没有新奇性的,当时认为有些新奇的事件没有社会意义,不能称之为新闻,所以排斥在外。在新媒体的眼中,只要新奇,不管有没有社会意义,只要它不是过于负面渲染的东西,它都是有新闻价值的。原因很简单,能满足人们正常的猎奇的需要,必然有受众,受众是上帝,这是硬道理。再说,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非得把新奇与意义绑定在一起或者直接挂钩,人们对新奇的追逐有时候与意义相关,有时候非关任何意义。再比如趣味性,原来虽然也在新闻价值元素中,但权重很轻,排最后一个,可现在它的权重大幅度上升,再也不甘于当老末了。我国新闻人艾丰则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研究新闻价值也就是研究广泛兴趣,发现和分析广泛兴趣,发现能够满足这些广泛兴趣的事实。”可见,趣味不一定就是低级的,新闻发现和表现趣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就造成了一种奇特现象,中国新闻史上第一次在同一时空出现双重新闻价值标准。因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在新闻价值、传播方式等方面不一样,也面对不同的读者群,二者在选择新闻的标准上就不一样,前者作为头版头条的新闻,后者可能只是个报屁股。反之,后者放在犄角旮旯里的新闻在前者可能占据头版头条,可能还加编者按。而且前者的新闻标题在后者那里必须重新做,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标题党的原因之一。比如:

  《总裁读书会》即将在乐视电视上播出(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

  远离蓝瘦香菇(难受想哭),这个时代我们更应该多读点书(微信标题)

  王思聪何时才能登上《总裁读书会》(今日头条稿)

  第一个标题是传统媒体的标题,四平八稳,传辞达意而已;第二个是新媒体,运用网络语言,有点煽情;第三个也是新媒体,想象丰富,大胆出位,王思聪与《总裁读书会》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不过是为了借鸡生蛋,借船出海。这是新媒体的特性所致——惯于借力,它必须拉上一个能抓眼球的人或物。传统媒体讲求内容为王,新媒体也不排斥内容为王,但它似乎更加灵活:如果内容本身很强大,能为王的就让它为王,决不喧宾夺主;假如内容本身很单薄,不能称王的,就拉上一个假王来充王,以壮门面,以求门口车水马龙。

  五、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新闻传播方式。

  回顾人类的大众传播史我们可以发现,从岩画和巫会的模拟传播,到诗歌和戏剧的口语传播,到造纸术和印刷术发明之后的文字传播,到无线电发明之后的电子传播,传播的媒介形态日趋丰富,而传播行为日趋自由。

  突破了人际关系理论。传统媒体仅仅靠媒体这个介质来传播,随着新媒体的新闻传播多元、发散、开放、交互、迅即等特点的突现,社交化的分享式传播已成大势所趋。这种传播的核心要素或说与传统媒体传播的根本区别是“关系链”的确立。也就是说新媒体的传播所依托的重心是以建立与维护用户及社群的关系为基准,通过“互联网+”的应用性“黏度”,把传统媒体的被动受众变成互动粉丝,从而进一步提升媒体的影响力。这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六度分隔理论”和“邓巴数字”。也就是说在人际交往方面,因为新媒体的兴起,个体的社交圈不必通过6个人来间接与世上任意先生女士相识,也不限于150人,它会随着新媒体传播方式的改变不断地扩大和重叠并在最终形成更广泛的社交网络。

  传播方式实现了从单向到双向、从单一到交融、从固定到移动的转变。传统媒体的传播方式是单向、线性、固定、不可选择的。它集中表现为在特定的时间内由信息发布者向受众传播信息,受众被动地接受没有反馈的信息。这种静态的传播方式使得信息不具流动性,一潭死水。新媒体的传播方式是非线性的,双向的、交融的、移动的。无线移动技术的发展使得新媒体具备移动性的特点,用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手机上网、看电视、听广播,在公交车、出租车上看电视等越来越成为普遍的事情。

  传播行为更为个性化、传播速度实现实时化。博客、播客等新的传播方式使得每一个人都成为信息的发布者,个性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传播自己关注的信息。传播内容与传播形式等完全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没有了复杂的剪辑和烦琐的后期制作与排版,技术的简单便捷使得信息可以在全球实现实时传播,这一优势是任何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

  六、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新闻文体

  新媒体的兴起,产生大量新的媒体产品,使得新闻文体更加多样,出现一些过去没有过的文体,比如微信公众号、帖子、搞笑视频、心灵鸡汤、配音改编等。在传统媒体时代,新闻与评论有着严格区分和分工,其文体界限是极其明晰、清楚的,新闻就是新闻,评论就是评论,除了署名本报评论员、社论、本报编辑部文章等代圣人立言的官方文体外,个人署名言论也都设置言论专栏,这是人为编织的篱笆,比如《人民日报》的《人民论坛》《解放军报》的《长城论坛》与《军营之声》等。这让你一看就知道,什么是新闻,什么是评论。从内容上说,新闻与评论之间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哪些是新闻的素材,哪些是评论的素材,新闻从业人员心里是非常清楚的。新闻详述其事,基本不作评点;评论只把新闻作由头,也仅仅是由头,绝不恋战,略述其事,立马宕开一笔,然后跳出来延伸发挥。

  但在新媒体语境下,因为新媒体注重信息反馈、新闻传受关系发生了改变,其互动双向功能使得意见的传播往往能成几何级数地强化新闻事实本身并形成新的新闻价值。加之新闻评论往往比新闻本身更能够迅速形成舆论,又使舆论成为一种新的舆情并且被迅速传播。这种由新闻评论引发的新的舆情具有超强的巨大影响力,有的能够改变媒体预定的报道议程,甚至能反过来影响新闻事件的进程。最典型的就是“雷洋之死”事件,开始集中在道德审判,纠结在他到底嫖没嫖娼,怎么嫖的娼,花了多少钱,人大才子怎么会去做伤风败俗的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事情等。是众多网民的评论分析使得这个案件的舆论导向发生改变:“昌平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到底对雷洋做了什么”以及“他们做了什么导致雷洋的死亡”“雷洋为什么要拼死反抗”等。从组织结构来说,传统新闻媒体新闻部门与评论部门是完全独立的,比如人民日报社与解放军报社,都设有专门的新闻评论部,而且评论部门地位非常重要。这不是说新媒体的新闻评论不重要了,而是说随着新闻与评论的文体界限逐步模糊,一种新的新闻文体即将产生,那就是名副其实的新闻评论。过去我们说新闻评论是为了区别政治评论、经济评论、文化评论等,新媒体语境下说新闻评论,是指新闻与评论在文体上的一种真正定义上的交织融和。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原总编辑、第八届中华全国记者协会副主席。本文根据作者在湖南师大讲座稿整理,有删节。)